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这回可以听豆瓣的,正上映的两部“剧本杀”电影不错!

这回可以听豆瓣的,正上映的两部“剧本杀”电影不错!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12-15 09:22] [热度:]
html模版这回可以听豆瓣的,正上映的两部“剧本杀”电影不错!

2021年11月13日刊|总第2687期

11月11日“光棍节”上映的悬疑喜剧片《扬名立万》,利来ag旗舰,让观众在影院体验了一把找寻真相的刺激。

本片由韩寒监制,曾因热门系列短剧《报告老板》火爆网络的刘循子墨担任导演,里八神、张本煜、柯达、刘循子墨负责编剧,并集结了尹正、邓家佳、喻恩泰等实力派演员。

《武林外传》《爱情公寓》外加万合天宜的老面孔,《扬名立万》的逗笑能力自不必怀疑。可主创们不仅要引人发笑,还得通过多重的人物视角、紧密的情节编排,以及发人深省的社会话题,为观众献上一部扑朔迷离的“剧本杀”电影。

民国年间,一群郁郁不得志的影人,被“财阀”陆子野(陈明昊 饰)召集于一栋豪宅,以完成一项惊险刺激的任务??将轰动上海滩的“三老血案”搬上银幕。想借此扬名立万的他们应允下来,殊不知,危险也悄然逼近。

封闭式环境,各色人物因约定聚首,加之悬念迭起的血案,《扬名立万》极具剧本杀游戏的特征。但本片的重点不在逻辑推理,而是聚焦于社会剖析。

用影像记录“真相”

《扬名立万》的所有人物群像海报里,摄影机、胶片等电影设备都是道具。影片虽说重现的是上海滩十里洋场、风云际会的景观,但对当下电影从业者生存现状的隐喻意味很强。

有着“烂片之王”称号的郑千里导演(喻恩泰 饰)认为,正是这些“叫座不叫好”的商业片扛起了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默片大王”关静年(杨皓宇 饰)深知有声片时代对自己事业的冲击,只好逢场作戏,以求明哲保身。从国外镀金归来的武替陈小达(柯达 饰)常把弘扬武学挂在嘴边,实则胆小如鼠、乌龙百出。

有艺术信仰的,为金钱放弃了追求;有声片对默片的影响,与当下网络短视频对传统影视行业的侵袭相似;技不如人还整天叫嚣的“绣花枕头”,亦影射当下德不配位的“小鲜肉”……一场“剧本杀”,将影视行业众生相展示出来。

同时,这些“失败者”也有难言之隐。

编剧李家辉(尹正 饰)一个本子也写不出,成天酗酒,自视清高,但他心中仍有浩然正气。当初,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他不惜与当权者作对,只为将真相公之于众。哪怕因得罪权贵而被贬,作为影视行业一员的他,仍就“编剧没有署名权”一事据理力争。

过气女影星苏梦蝶(邓家佳 饰)嫁入豪门,大众舆论将其炒作成为钱不惜任何手段上位的“荡妇”。但实际上,这是其前夫买通报社造谣的结果。当站在新花魁的海报前,梦蝶并没有“艺人相轻”,而是以女性的视角感叹女孩们“逐梦演艺圈”的辛酸与苦楚。

要想红,就得按照游戏规则来办。在民国官僚体系下,得知真相的底层人也得装聋作哑;在父权社会中,女性必须作为大众窥视的性感对象才能扬名立万。郑千里回关静年的一巴掌,不是出于报复,也不是要压制对方,而是为了在夹缝中保命(否则关静年将被枪杀)。

明星们夹着尾巴做人,大众则视假为真。宅邸里供奉着一座娱乐之神,暗示在“娱乐至死”的大时代下,虚拟表象掩盖了可怖真相。娱乐圈花边新闻、仇杀、谋财害命,是观众们爱看的题材,也是幕后真凶希望大众看到的假象。

杀三老的凶手齐乐山(张本煜 饰)被抓了,但他为什么要杀三老,这就得揭开上层人物渔色的遮羞布:“夜莺”(邓恩熙 饰)被上海滩三位有权有势的人玷污,曾在其父手下做副官的齐乐山挺身而出。

有趣的是,凶案现场所摆放的法国浪漫主义画派领军人德拉克罗瓦的真迹《撒尔达那帕勒斯之死》暗示了这一不可言说的真相。画中,当反叛者攻陷王城,阿尔及利亚第一王朝最后一任统治者撒尔达那帕勒斯命人杀死他的宠妃,且试图将宫殿、珍宝一并焚毁。这与三老声色犬马的生活,以及上层走狗(余皑磊 饰)试图烧毁宅邸掩盖真相的行为隐隐呼应。

娱乐之神的雕像与德拉克罗瓦的真迹

《扬名立万》中虽说有些影迷向的元素(对《闪灵》《无间道》《杀死比尔》中场景、台词的致敬,“拳头”“枕头”暗示暴力、情色元素,郑千里、苏梦蝶名字对应郑君里、胡蝶等)营造出幽默讽刺的效果,但他更大的野心在于对电影与现实的关系进行反思。

片中有这样一句台词:“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最可怕吗?记忆。”无论是电影圈内的小社会,还是充斥着不公的大社会,人们都相信正义不会迟到。影片不是为了发现真凶,而是为了揭示真相。

三老案不了了之,但影人们在宅邸里的推理过程,均被记录在胶片中。也正是记忆的力量,让《扬名立万》多了份社会派悬疑片的反思性。

两种“剧本杀”电影

《扬名立万》在宣传时主打“剧本杀”电影这一概念。

剧本杀属于真人角色扮演类游戏,玩家以破解“谋杀之谜”为主要任务。一位玩家需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扮演凶手,而其他玩家需在限定的环境内,通过多轮搜证、讨论、推理,最终找出真凶。凶案可以在游戏开始前发生,也可以在游戏过程中发生(凶手“杀害”某位玩家),沉浸感、参与性较高。过程中,玩家需隐藏真实身份,甚至编造虚假身份。

这种猜谜、解谜的游戏特征,为剧本杀增添一丝悬疑感。找到真凶、挖掘表象下的秘密,才算过关。凶杀、解谜、密闭环境、角色身份的游离,使“剧本杀”电影必将以悬疑片的形式出现在观众面前。

《扬名立万》里的密室杀人

《扬名立万》本就是个设谜、解谜的电影,这与剧本杀“谋杀之谜”的主题较为相似。同时,剧本杀以剧本为核心、由DM(游戏主持人)主导的操作规则也被融进影片:几个人聚在一起本就是为了创造一个剧本;召集者陆子野则化身DM,他知晓三老案的真凶(不过他对凶手的动机一无所知)。

然而,扬名立万、衣锦还乡只是个幌子,故事旨在针砭时弊。如果按照社会派推理和本格派推理加以区分,直接交代凶手,主挖犯罪动机的《扬名立万》算是部“社会派剧本杀”电影。

无独有偶,由田壮壮监制,刘翔导演,并于今年10月22日上映的电影《不速来客》也具有“剧本杀”电影的特质,不过它属于“本格派剧本杀”电影的范畴,注重逻辑推理。

一天夜里,在一幢老旧的居民楼内,窃贼老李(范伟 饰)闯进307室本想行窃,不料目睹了一场命案:神秘女子莉莉(朱珠 饰)死在“凶手”阎正(张颂文 饰)面前。老李拼尽全力制伏阎正,戏剧性反转再次出现:外卖员马明亮(窦骁 饰)突然现身……一时间,善恶难辨、真假难分。

《不速来客》凸显出“剧本杀”电影叙事上“三一律”的特征:时间整一律(故事时间应以一昼夜甚至十二小时为限)、地点整一律(整出戏应发生在同一场域内)和情节整一律 (行动服从于某一个主题)。

剧情限定在晚上,主地点为307室内,行动则围绕几个角色就冰柜里私藏的大量现金而展开:救女心切的老李欲独吞钱财,而马明亮想与之平分,此时房主尤大成(梁超 饰)和“人贩子”张总(胡明 饰)又牵扯出肮脏的交易。紧缩的空间与时间,使本片的悬疑氛围拉满。

此外,缜密的逻辑推理,多线的叙事结构,以及前后呼应的道具细节,使《不速来客》的本子极为扎实,伏笔细致入微。

悬疑谋杀题材有个“契诃夫之枪”的戏剧性原则:若在第一幕中看到枪,那么在传统三幕式结构中,枪应在第三幕里被使用。这种道具与行为相呼应的例子,在《不速来客》里比比皆是。

开场老李用湿布扑灭火苗,暗示冰箱制冷剂漏了,这与结尾香烟落地造成大爆炸的情节相呼应;阎正那把假枪,暗示其警察的真实身份,但因病退伍只得配了把假枪,这也直接导致了片尾的爆炸;片中一直在传播“外卖员杀害新婚夫妇”的信息,暗示外卖小哥马明亮并不简单。

点不着的烟、破碎的手机壳、柜子里的神秘人,以及电话通讯的具体时间……严丝合缝的细节设定,使《不速之客》真正做到了“草蛇灰线,隐于不言,细入无间,伏脉千里”。

另外,角色隐藏的身份,亦符合剧本杀的猜谜特性。范伟、窦骁、张颂文精湛的演技,将观众蒙在鼓里,营造出沉浸式的观影体验。

张颂文表演克制不煽情,由“杀手”到卧底警察,再到为女挺身而出的父亲,多变的形象深入人心;窦骁饰演的外卖员看似小绵羊,实则大灰狼,结尾丧心病狂的他露出狰狞面目,与前半段唯唯诺诺、没主见的形象形成反差,让观众大为震撼。

一个月不到,接连两部国产片打出“剧本杀”电影的旗号。《扬名立万》豆瓣评分7.7,《不速来客》也有7分,质量都还不错。

严格说起来,所谓“剧本杀”叙事并非电影中的新鲜事。

作为悬疑子类型的“剧本杀”电影

剧本杀游戏起源19世纪的英国。国内剧本杀进入大众视野,得归功于2016年芒果TV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的热播。2018年,“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APP获得资本加持,线上剧本杀异军突起。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剧本杀线下门店数量从2400家飙升至12000家。

虽说剧本杀这一游戏于近些年才在国内流行起来,但“剧本杀”电影对观众来说并不陌生。

2003年上映的悬疑片《致命ID》就符合剧本杀的叙事逻辑:众多角色于封闭环境内找寻凶手。一家汽车旅馆,住进司机、过气女星、夫妇、警探、犯人等11位身份迥异的客人。谁知通讯中断,他们被困旅馆,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本片套用了心理犯罪中多重人格的概念,11个人不过是精神病患者幻想出来的分裂人格,他们被困在患者臆想出来的汽车旅馆中。此处,空间上的封闭性与人格上的单一性完美融合,紧迫感与悬疑感更加强烈。

《致命ID》

悬疑经典《恐怖游轮》也符合这一框架。电影中的单亲母亲与朋友登上一艘游轮,随之而来的是面罩人的残酷杀戮。一番缠斗,女主战胜面罩人,可就在此时,她发现海上另一个自己与朋友们正准备登船,可怕的轮回就此展开。

《禁闭岛》则讲述了一个“侦探即凶手”的故事。联邦警官泰迪和搭档一道去禁闭岛精神病犯监狱调查失踪案。然而,泰迪上岛的真正目的是追查当年纵火烧死他妻子的犯人。一番调查后,真相大白:泰迪便是凶手,一切都是他幻想出来的。

不难发现,此类作品的主旨并不是简单地找真凶、求真相,而是上升到精神、哲学的层面。同时,叙述视角也越发私密化、内在化:从多人探案向单人的奇幻经历与心理体验转变。

《禁闭岛》:泰迪抱着幻化成灰烬的妻子

此外,一些具有剧本杀“长桌审判”设定的电影,甚至摒弃了“谋杀之谜”的设定,上升为一种人性角逐、阶层展现,以及敌我阵营间的较量。

《十二怒汉》亦是封闭环境下多名角色对真相的探寻,但多了份道德审视。因一起“贫民窟少年弑父”案,由十二个不同职业者组成的陪审团,需在休息室裁定少年的罪行。

由陈国富、高群书执导的《风声》,讲述了日本特务机关长武田欲从侍官白小年、军机处长金生火、剿匪大队长吴志国、译电组组长李宁玉、行政收发专员顾晓梦中找出代号为“老鬼”的地下党的故事。谍战与密室悬疑元素的组合,比死守传统探案故事更有看点。

总之,“剧本杀”电影这一概念,脱胎于当下流行的剧本杀游戏。游戏所用剧本,本就属于影视内的悬疑文本。即使是封闭的环境特征,也被暴风雪山庄模式、密室悬疑片玩出了很多花样。所以,可将“剧本杀”电影看作悬疑片下的一个子类型。

或许有人会问,完全照搬剧本杀游戏模式拍电影,有没有可能?答案是:有可能,但需要淡化游戏属性,并通过其他元素增强可看性。

就拿《扬名立万》举例,“玩家”在片中进入特定场域、获得某种身份,这是基本操作。同时,喜剧元素与悬疑氛围也需相得益彰,如“我叫你爸,你打我马,这样对吗?”的歌词谐音梗(周杰伦歌曲《爸,我回来了》),增添了娱乐性。加之《熔炉》《素媛》式的社会关照,观众更易产生共鸣。

《扬名立万》:“夜莺”所引起的素媛式悲悯

“剧本杀”电影并不算新事物,但当下的文娱消费趋势,让这类电影重获生命力。当我们在讨论这类电影时,强化游戏性是没有意义的。在大银幕上,爆米花动作类型片已经占据了游戏感的高地。悬疑片还是要靠紧张、刺激之余的现实深意,才能在观众心中扎根。

【文/何思路】

相关的主题文章:
关键字:
上一篇:没有了